麻宝愫CBD能治病是因为内源性大麻素系统,大麻课程四

内源性大麻素系统(Endocannabinoid System,简称ECS)的单元,揭开大麻植物、大麻素药物神奇的功效的面纱。其实,麻宝愫CBD并不厉害,厉害的是我们人体内一个神秘的生理系统。

在本单元中,我们也会探索四氢大麻酚(THC)和大麻二酚(麻宝愫CBD)等不同大麻素(cannabinoids) 如何在体内产生复杂的作用。本章内容是整个大麻产业的根基,也是大麻能治病的根源。

工业大麻叶子

1

什么是内源性大麻素系统?

人类发现「内源性大麻素系统」(以下简称ECS)只有短短30年的时间,但它是地球上最古老,也是最重要的生物系统之一。ECS同时存在于脊椎动物和无脊椎动物中,这代表早在六亿年前,就是在这两个主要群体的共同祖先分裂之前,ESC这个生物系统就存在了

本质上,内源性大麻素系统是一组被称为「大麻素受体」的蛋白质,与另一组与脂肪酸组合,被称为「内源性大麻素」的分子结合而成的。这些内源性大麻素以无数种方式与大麻素受体相互作用,在包括人类在内的数千种不同动物物种中担任收发信号、控制和调节广泛代谢功能的角色。

2

内源性大麻素系统是怎么运作的呢?

内源性大麻素系统(ECS)在调节许多基本生物学功能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其中包括:(A)睡眠与清醒的周期 ,(B)食欲,(C)情绪,(D)记忆,(E)生育力,(F)孕后幼胎发育,(G)疼痛,(H)运动控制,(I)大脑的动机与奖励机制,(J)免疫系统功能…

在人类和其他脊椎动物中,ECS由两个主要的大麻素受体(称为CB1和CB2受体)组成,此外还有许多修饰主要受体作用的次要受体。这些受体遍布全身(包括大脑、脊髓、主要器官、骨骼、皮肤和消化系统)。大麻素受体依赖于人体产生的化学信号,称为内源性大麻素。

内源性大麻素系统是怎么运作的呢

两种最重要的内源性大麻素是「花生四烯乙醇胺」(anandamide)和「2-花生四烯酸甘油酯」(2-arachidonoylglycerol, 2-AG)。这些内源性大麻素在中枢神经系统的神经元(神经)细胞的突触中产生,并响应各种生物信号而释放。

ECS直接或间接了参与了许多的重要身体功能,有非常多过去被误解的疾病(例如:纤维肌疼痛症,偏头痛,大肠激躁症等),目前发现是部分或全部的ECS系统不平衡而造成的。

不幸的是,目前很少医生懂得关于大麻和ECS的专门知识,因为目前在医学院中很少教导这种知识。使用大麻时,植物大麻素与大麻素受体相互作用,其产生的效果取决于各种因素,例如相互作用发生在人体的哪个部位、人的特定医学或遗传特征、剂量、情绪和当前的健康状态。

3

人体内的大麻素受体

如前面所述,有两个主要的大麻素受体,分别是CB1和CB2.但是这些受体究竟是什么?它们在哪里找到?它们如何工作?以及彼此之间有何不同之处?

很简单,受体是一种在细胞表面上发现的蛋白质,它与细胞外的物质相互作用,从而在细胞内产生反应,与受体相互作用的物质称为配体THC(四氢大麻酚),CBD(大麻二酚),anandamide和2-AG都是配体,但它们以非常不同的方式与大麻素受体相互作用

 人体内的大麻素受体

4

激动剂、拮抗剂和抗激动剂

一般来说,配体可以通过三种主要方式对受体起作用。如果配体与受体结合会产生效果,则将其归类为”激动剂”。THC和anandamide都是CB1受体的激动剂,就像吗啡是激动剂——它激活μ-opioid受体(吗啡受体),使吗啡具有镇静和镇痛作用

如果配体与受体结合但不产生作用,则被归类为“拮抗剂”。这些物质可能是有用的,因为它们阻止受体被激动剂利用,从而可以各种方式调节激动剂的作用。拮抗剂也被称为“阻滞剂”。也许最著名的拮抗剂是β受体阻滞剂,它可以阻断肾上腺素等激素的活性并减少心臟的过度活动

如果配体与受体结合并产生与激动剂相反的作用,则称为“抗激动剂”,抗激动剂也可以被拮抗剂阻断。抗激动剂的一个有趣的例子是naloxone(纳洛酮,为吗啡受体拮抗剂),naloxone可抵消激动剂的作用(如:海洛因,吗啡或芬太尼…等μ-opioid类药物),并有助於预防甚至逆转μ-opioid类药物使用过量的副作用。

5

变构调节剂(Allosteric Modulators)

除了激动剂,拮抗剂和反向激动剂外,配体还可以与受体相互作用的另一种重要方式——变构调节剂。变构调节剂与受体的不同部分结合,并以微妙的方式调节激动剂的作用。

变构调节剂可以是阳性或阴性,如果为阳性,则可增加激动剂的生物活性。许多苯二氮卓类药物是正变构调节剂,并以许多微妙的方式增强神经传导物质GABA在其主要GABA-A受体上产生镇静,舒缓作用。顾名思义,负变构调节剂以各种微妙的方式降低了激动剂的生物活性。一些苯二氮卓类实际上是GABA的负变构调节剂。

同样,在大麻产生的一大堆相关大麻素化合物中,有一些充当大麻素受体的负或正变构调节剂,稍后我们将详细讨论这个概念。

上面我们已经介绍了受体配体的基础知识以及它们的工作原理,下面让我们仔细看看CB1和CB2受体及其区别:

 CBD精油

6

CB1 受体(I型大麻素受体)

在整个大脑,中枢神经系统和周围神经系统中都发现了高浓度的CB1受体。它也在脑下垂体、肾上腺和甲状腺,脂肪、肌肉和肝细胞以及消化道、肺和肾脏中发现。它也存在于某些免疫细胞中,但浓度低於CB2受体。

各种大麻素与CB1受体相互作用,包括THC,anandamide和2-AG。但是,这些大麻素并不能完全与CB1受体完美结合。

事实上,2-AG被认为是CB1受体的唯一完全激动剂(某些合成大麻素除外)。THC和anandamide均被视为“部分激动剂”。另一方面,CBD作为负变构调节剂,但似乎与CB1受体的相互作用较弱。

CB1受体是调节“体内平衡”(体内生物过程之间的健康平衡)的重要手段。 体内平衡是对体温、体液平衡和汗腺调节、食欲和食物摄入;血糖浓度、离子浓度,免疫反应(例如炎症)以及一系列相关功能。

体内平衡意味着所有身体系统都在协调工作,以使身体保持最佳状态。内源性大麻素系统,尤其是CB1受体,会不断接收有关所有这些过程状态的信息(以不同组合,比例和剂量的配体形式),并以特定方式起作用,同步修复扰乱平衡的所有问题。

7

CB2受体(II型大麻素受体)

CB2受体主要存在於周边神经系统,脾脏,胸腺及扁桃腺,消化道系统和某些免疫细胞.同时在脑部及中央神经系统,CB2也有些微分佈,但密度比CB1低了许多。

CB2最主要的功能似乎是在调节免疫系统的作用,像是发炎反应,细胞的迁移,以及定时的细胞凋亡。它同时也在骨质和骨密度的调控,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和新的骨头组织的生成以及旧的骨头组织的移除都有关系。

就像是CB1受体一般,有许多的配体与CB2相互调控,而不同的配体都有各自调控的机转和极限。举例而言,anandamide会和CB1和CB2两个受体互动,但主要以CB1为主,而CB2对于2-AG则为唯一的受体,同时对CB1和CB2而言都是完全激动剂(full agonist),也说明在这两个内生性大麻素之间,2-AG扮演了生理上更重要的角色.

THC也会和CB2作用,作为一个部分激动剂(partial agonist),CBD则被发现为CB2的部分拮抗剂(partial antagonist).而另一个研究则指出CBD为CB1的负向变构调节剂(negative allosteric modulator)。

 CB2受体(II型大麻素受体)

8

植物大麻素如何作用于内源性大麻素系统

THC(四氢大麻酚)、麻宝愫CBD(大麻二酚)、CBG(大麻萜酚)等植物性大麻素(phytocannabinoids),能够单独与内源性大麻素作用,也能够与其他大麻素以及萜烯化合物组合后与内源性大麻素系统相互作用。

由于已经存在不同的大麻素和萜烯化合物,加上数量眾多的其他成分也能够互相作用引起不同反应,因此实际上能够被创造出来的组合是无限多的。多样的组合方式能够在医疗上用于治疗多种特定的病症, 甚至能够依据使用者不同体质、年龄、健康状况等等而有不同的使用方式。

虽然单个大麻素通常就已经具有相当可观的生物活性,但若将多个大麻素组合使用将能提供更大的医疗潜力。大麻素和萜烯化合物结合使用能够比各个单独使用在医学上更有用的概念被称为”随从效应”(entourage effect),也称协同效应。

可是,目前针对大麻素和萜烯化合物的各种可能组合和适用剂量仍然还处于起步的阶段,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于可能产生的效果的确切性质或是不同组合对使用者的影响尚无统一定论。

9

四氢大麻酚(THC)在体内的效果

THC能够以燃烧,电子雾化,皮肤/舌下吸收,甚至注射(在中国无论何种方式使用皆为违法行为,切勿尝试)。THC经由人体不同的吸收方式决定了接下来会发生什麼反应。例如说,如果以皮肤吸收方式,它甚至可能无法到达血管,因为它会先遇到皮肤和皮下组织中存在的大麻素受体并直接与之结合。

如果食用THC,它会被胃肠道吸收(也会在食道与一些大麻素受体结合),并进入肝脏,在进入血管之前被代谢。当由肝脏处理时,THC实际上会转化为一种代谢物,称为11-羥基-Delta(9)-四氢大麻酚,也称为11-羥基-THC或11-OH-THC。这种代谢物具有高度的精神活性,解释了为什么THC食品可以赋予如此强烈的“欣快感”,并且比THC更容易穿透血脑屏障,这意味著其药用效果可能更高。

但是,如果将其以舌下滴服,雾化或吸烟的方式,则大量的THC会通过口腔和肺部的黏膜迅速进入血管,从那裡可以通过循环系统在身体周围快速移动(与白血球和其他免疫细胞相互作用),并且可以到达主要器官和中枢神经系统。

当THC遇到CB1或CB2受体时,它会与之牢固结合,尽管THC无法完美的与受体结合(由于不能完美地与受体结合,因此被称为部分激动剂)。但是,它仍然能够产生非常显著的生理效果——可能包括饥饿感,眼睛与嘴巴干燥感,欣快感,运动协调障碍和晕眩感。

 四氢大麻酚(THC)在体内的效果

10

大麻二酚(麻宝愫CBD)在体内的效果

CBD通常能以与THC类似的方式使用,并以相似的方法进入人体和血管,但是相似的地方仅此为止。THC是CB1和CB2受体的部分激动剂,而CBD似乎是CB1受体的负向异位调节剂和CB2受体的部分拮抗剂。

但是CBD与这两种受体的相互作用似乎较弱,所以许多作用可能是通过更间接的方式实现的。例如,一般认为CBD可能有助于增加大脑中CB1受体的表现,从而增加THC的潜在作用。

研究还指出CBD通过与称为脂肪酸结合蛋白(FABP)的特殊蛋白结合来抑制体内的花生四烯乙醇(内源性大麻素)胺分解。通过抑制其分解,CBD能有效地增加人体中的花生四烯乙醇胺水平。

一般还认为CBD也可能影响内源性大麻素系统的次级受体,例如GPR55和GPR18受体。CBD也影响与来自完全不同信号系统相关的受体,如香草受体,多巴胺受体和5-羥色胺受体。事实上,就像某些苯二氮䓬类药物一样,CBD也是GABA-A受体的负变构调节剂!

因此,CBD至少有五种调节THC和其他大麻素作用的主要方法:透过主要的大麻素受体,次要的大麻素受体,鸦片类受体/血清素受体,增加大脑中CB1受体的数量或增加花生四烯乙醇胺的循环。很有可能还有更多CBD在人体中的运作方式尚待发现。

这些作用可能并不全是正面的,例如说,最近一项研究指出,CBD实际上可以阻碍THC作为治疗青光眼的疗效。THC可以有效减轻青光眼患者的眼压,所以长期以来用作缓解青光眼,而CBD则最早在2006年被发现反而会增加使用者眼压。

在2018年,研究人员发现,将THC和CBD结合使用时,CBD实际上阻止了THC的降压效果。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THC是通过CB1和GPR18受体发挥作用。

 大麻二酚(麻宝愫CBD)在体内的效果

尽管近年来人们对CBD的药用潜力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但我们仍然对于麻宝愫CBD发挥其主要作用的机制了解甚少。内源性大麻素系统犹如数百万种不同拼图碎片般复杂,而我们仍然还处于了解拼图如何组合在一起的最早阶段。

内容编译自美国 Green Flower大麻线上学习平台的入门课程,是正统的大麻专业知识。

关于Green Flower

Green Flower成立于2014年,是一个全球性大麻教育媒体平台,拥有超过700名顶级大麻专家、医生及科研人员提供的高质量教育资源。Green Flower正推出的证书课程涵盖大麻商业、大麻的医学应用、法规与合规、大麻提取、大麻类植物学、CBD(大麻二酚)应用、大麻销售等方面。

相关阅读:

汉麻素的功效误区:美国 Green Flower大麻在线课程

cbd油使用方法大全:美国 Green Flower大麻线上课程详细解读

tag标签:麻宝愫   CBD油   功效作用

■汉麻CBD资讯网:坚决抵制一切中国国内的娱乐性大麻和毒品,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转载目的是分享更多CBD资讯信息,如作品内容、版权问题,请于30天内与小编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并删除。